资讯内容正文

【敦煌故事】甘肃“绣郎”穿针引线绣“敦煌”

2022-11-14  来源:敦煌文体广电和旅游局  作者:王斌银

  中新社兰州11月13日电 夜幕降临,42岁的甘肃天水市级非遗代表性项目武山刺绣代表性传承人刘云帆,端坐绣架前,轻捻丝线,中指配合拇指轻弹绣花针,指法娴熟,动作轻盈,如是反复,在绣品上勾勒出了敦煌壁画中经典图案——水月观音。
 

 
   系统性挖掘整理古代敦煌刺绣,是甘肃天水市级非遗代表性项目武山刺绣代表性传承人刘云帆这两年最紧要的工作之一。图为刘云帆在创作富含敦煌刺绣元素的作品。中新社发 谢秉锡 摄
受祖母熏陶,刘云帆从小痴迷刺绣,也经常接触刺绣知识。上初中时,他从往返丝绸之路做生意的亲戚口中得知,飞天、骆驼、丝路风光是不少手艺人的作品题材。从那时起,他多次往返敦煌,钻研起了千年前的敦煌刺绣,积累了不少敦煌刺绣的理念和故事。
近年来,刘云帆为多国外交官展示过陇绣非遗技艺,不少作品与富含敦煌刺绣元素的丝绸之路有关。其中,以丝路为原型的原创双面绣《玉帛之路》,获中国工艺美术界最高级别大奖“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金奖”;《敦煌菩萨》被中国国家典籍博物馆收藏,《敦煌遗韵》被中国台湾大汉学院收藏。


 
 图为刘云帆所创作的敦煌元素刺绣作品。 中新社发 谢秉锡 摄
敦煌刺绣历经南北朝的发展,在唐代达到顶峰。在针法上,弱化了繁杂的锁针绣,转而运用劈针绣、平针绣和加金绣;在题材上,增加了佛像、佛经、壁画等佛教题材。从藏经洞出土的唐代刺绣数量最多,技法多样,也最精彩。
敦煌莫高窟出土最重要的刺绣作品之一,是现藏于大英博物馆的唐代刺绣《凉州瑞像图》。不同于敦煌壁画与彩塑长盛不衰的国际知名度,敦煌刺绣近年才逐渐走进人们视野,研究者少,研究成果也较为有限。
“敦煌刺绣技法有自己的‘法度’,不似民间刺绣那般跳跃和灵活。”刘云帆称,敦煌刺绣中很多绣品是佛教题材,图案、配色需沉稳、厚重、庄严,而劈针绣使原本光滑的丝线变成“哑光”质地,所绣佛像端庄大气。


 
 图为刘云帆展示敦煌元素的刺绣作品。 中新社发 谢秉锡 摄
地处三大高原交汇地的甘肃,兼具游牧文化、农耕文化、丝路文化,文化交融与碰撞也体现在绣品上。在刘云帆看来,相较于其他需双手配合的复杂针法,劈针绣单手就可完成,便于游牧民族移动时灵活完成刺绣,同时,该针法所绣绣品耐磨,兼具实用性和观赏性,符合当时人们绣佛像的条件。
系统性挖掘整理古代敦煌刺绣,是刘云帆这两年最紧要的工作之一。他13日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称,这项工作目前已进入新阶段,涵盖敦煌刺绣技法、配色、纹样、内涵等内容的专题,不久后将以博物馆展览或出版物的形式面世。
“敦煌刺绣中独特的针法和图案,是古代敦煌妇女独有的智慧结晶,能反映出文化的独特性。”刘云帆表示,绣品可以反映当时人们的生产生活、地理条件、民俗风情、内心愿望,对研究古时的敦煌、丰富敦煌文化结构层次,以及增强民族文化自豪感有重要意义。
连日来,“敦煌壁画版校服”在坊间大火,这令刘云帆备受鼓舞,希望加快用现代化单品“复活”敦煌刺绣的进程。
他表示,将提取敦煌刺绣中的图案和针法,融合敦煌壁画、丝路风光,以及重要石窟景点等于刺绣作品中,拓展古代刺绣的丰富度,并将其广泛运用到当今生活装饰品中,以期让古老敦煌刺绣走进更多年轻人的世界,让这项技艺得到活态传承。(中新社 闫姣)
敦煌旅游网公众号

添加微信公众号,在线实时一对一沟通服务。